新聞發生了,“女友”在現場,樂山小伙鄭陽(化名)炮製了兩場謊言(河南公交砍人謊稱女友受傷、茂縣塌方謊稱女友失聯),只想跟隨記者前往新聞現場,他說,因為自己一直懷有新聞夢,就是想當一名記者(成都商報昨日報道)。不過,對於自己的行為,鄭陽十分內疚。昨日,他特意寫了一封道歉信,委托商報刊登,希望可以得到公眾的諒解。鄭陽表示,他知道自己做錯了,也意識到,自己應該踏踏實實找一份工作。
  他的道歉信
  “我做錯了,懇請大家原諒”
  “致讀者、觀眾和網友:
  本人曾向多家媒體謊稱,女友在河南安陽受傷,女友在茂縣塌方現場失去聯繫,這是不實事件,我向相關媒體,以及廣大讀者、觀眾和網友表達歉意。
  因我炮製了一條不實信息,誤導了大家,欺騙和傷害了大家,我知道新聞是社會的公器,是社會的監督和守護者,我不應該撒謊,更不應該製造這種虛假的事情。
  我做錯了,但我懇請媒體和讀者、觀眾、網友原諒,不要追究我的責任。我很後怕,不想讓家裡人擔心,父親身體不好,母親很生氣,說我可能會被拘留。我想澄清事實,盡可能降低社會影響,懇請大家給我一個機會,原諒我。
  我之所以這麼做,是因為我非常熱愛新聞這個職業,但是我文化太低,不能從事(這個職業),才會想出這個辦法。我喜歡靠近記者,觀察他們怎麼提問題,怎麼採訪。慢慢地,謊越撒越大,我一直很自責,我想象如果有一天我真的需要媒體幫助,大家可能都不會相信我了。希望大家可以原諒我,我會吸取教訓。
  他的反思:
  繼續追夢?接受現實?很困惑
  由於文化水平不高,這篇道歉信滿是錯別字,打了三遍草稿,語句不甚通順,還有一部分是通過口述方式完成。
  昨日,幾家媒體聯繫到鄭陽,喊出他的真名,這讓他很驚慌,以為自己暴露了。一家曾報道他“尋女友”故事的媒體聯繫到他,他說自己一開始支支吾吾,最後一橫心,還是道了歉,並跟他們陳述了理由。
  “做了虛假新聞,記者是不是要被開除?”鄭陽困惑地問。他隨身帶上了那本《新聞記者培訓教材》,翻看的是虛假新聞報道那一章節,閱讀著一些案例分析,但只看了十幾分鐘。他仍舊很關註新聞,早上就上網看了幾家媒體對湖南大巴爆燃事故的報道。一提到新聞他就侃侃而談,說自己敏感地發現新聞並聯繫媒體的經歷,他說,自己的新聞感覺很好,打個比方,如果是普通車禍,沒什麼特別的新聞點,他看一眼就會離開;如果有死傷、逃逸或者酒駕等情節,那就是大新聞,要重點關註。
  對自己的新聞夢想,鄭陽顯得很困惑,他一會兒說,“我喜歡新聞,也考慮一直往前走”,一會又說,“我也在考慮未來,是不是該找一份工作?”鄭陽說,自己還沒有具體的打算,曾想過在樂山,最好是在老家沐川找一份工作,但感覺很困難。他說,自己對家鄉心懷一種恐懼,給他留下了一些陰影,那時他很自卑,很想離開,有時他會跟家鄉人謊稱自己是記者,或者駐唱歌手。
  除了新聞,鄭陽說他還喜歡唱歌,尤其喜歡鄧紫棋和阿杜,自稱還參加過鄧紫棋的歌友會,“以粉絲的身份,而不是記者,很輕鬆。”
  心理專家
  或是掩飾自卑 渴望得到關註
  “為什麼我就是想當記者,對其他任何事都沒興趣呢?”鄭陽說,對於這個問題,自己一直想不明白。
  對此,藍色港灣心理專家朱文波認為,鄭陽的出格行為,可能基於一個原因,就是掩飾自己的自卑心理,他渴望得到關註,對新聞記者的熱愛和追崇,能滿足他的虛榮心,以及對被關註的渴望。他表示,就像鄭陽自己提到的,他小時候很自卑,語文數學只能考幾十分,初中都沒畢業,成人後又沒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偏執的性格讓很多人無法理解。因此,朱文波認為,鄭陽的媒體夢並不真實,他希望鄭陽能面對現實,踏踏實實找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。
  律師說法
  熱情可嘉,方法不妥
  北京盈科(成都)律師事務所寇翼律師指出,鄭陽多年以來追尋“記者夢”的熱情可嘉,但方式方法不妥,所幸的是,他的兩次行為均沒有造成過大的影響。實際上,他充當的是報料人的角色,如果向媒體故意提供虛假信息,導致侵犯他人名譽、隱私等權利,或對媒體造成經濟損失的,將承擔相應的民事法律責任,同時,還可能承擔提供虛假信息致使媒體報道不實所引致的法律責任。 成都商報記者 張漫 安利平 實習生 吳家家  (原標題:“新聞演員”反思 鄭陽:我錯了)
創作者介紹

6D班

qo65qokw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